人物专访:控制中心是连天接地的“神经中枢”

发布时间:2021-12-07编辑:admin浏览:

  朱民才:神舟七号飞船承载我国3名航天员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我和大家一样期待着这一辉煌时刻的到来。

  朱民才:在“神七”任务实施过程中,作为载人航天七大系统之一的测控通信系统是飞船和航天员与地面联系的唯一纽带,飞行控制工作就是通过这一纽带判断飞船的运行状态和航天员的健康与工作状态,控制飞船、指挥航天员完成预定飞行任务,并安全返回着陆场。

  我们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作为整个飞行控制工作的神经中枢,是连接天地之间的纽带上的关键环节,主要承担着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的指挥调度、信息交换、飞行控制、数据处理、控制决策、事后分析以及伴飞卫星管理控制任务。

  通俗地说,当火箭托举神舟七号升空277秒后,一直到航天员安全返回地面,从飞船入轨到精确定轨,从飞船变轨到中继终端在轨试验,从航天员空间出舱活动到天地通话,从释放伴飞卫星到飞船返回,地面向飞船发出的每一条指令,注入的每一组数据,关键时刻的每一项操作,都是由北京中心全程指挥、精确控制的。遍布国内外的10多个测控站,分布在三大洋上的5艘测量船,它们的所有数据,都在这里汇聚;所有的信息,都从这里传输。

  朱民才:与“神六”相比,“神七”任务的飞控工作有四大特点:一是技术状态变化大。各系统都针对本次任务的要求进行了较大的状态更动,涉及6个系统,与飞控相关的技术状态变化有103项。二是关键事件密集。在正常的3天飞行过程中,涉及轨道控制、航天员出舱活动、伴星释放、中继应用试验等关键事件200余个。三是首次试验项目多、跨度大。此次任务将首次进行航天员出舱活动、伴星绕飞控制和天链一号中继卫星应用试验。四是协同控制目标多。第一次在同一任务中对飞船、伴飞卫星、出舱航天员等3个目标进行控制,在返回舱返回后还要进行伴星对气闸舱的绕飞控制。

  朱民才:首先,我们明确了飞控状态。针对出舱活动、中继试验、伴星绕飞控制等22项“神七”任务重大技术状态变化,明确了影响飞控的103项技术状态变化,确定了80余项技术问题;

  二是制定了飞控实施方案、预案。根据各系统的技术文件和对飞控工作的要求,北京中心编写了各种总体技术实施方案95份,共2000余页;

  三是完成了飞控平台建设。我们按照飞控方案和其他系统对飞控工作的要求,进行了飞控工作平台的升级和改造,完成了飞控软件、计算机网络、监控显示、通信等4个系统的建设工作,新研软件150余万行,新研硬件设备300余台套;

  四是进行了多项联试验证。人船地、基地间测控信息联试、人船箭地合练、协同工作演练等7个层面的上百余次联试。联试结果表明,各系统间接口匹配、工作协调,各种飞控方案正确。

  记者:面对神七任务的巨大挑战,您作为飞控系统的负责人,对圆满完成这次任务有把握吗?

  朱民才:有各系统的大力协同和共同努力,有载人航天工程历经16年建设发展的丰硕成果和经验积累,有前期扎实细致的准备,我们有信心圆满完成神舟七号的飞行控制任务。

导航栏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